所在位置:首页 > > 正文
二十四年,兩個家庭的糾葛庭前化解!這就是調解的力量
新闻来源:云县人民法院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29   发布人:李晓翔

在信任的法官面前,原告李某卸下咄咄逼人的僞裝,願意吐露心聲:“當年那個沒良心的老倌一句話都沒留下撇下我們孤兒寡母走了,我一個女人沒有文化,不懂法,什麽也不敢多想,我只忙著想怎麽把我這幾個兒女拉扯大,最苦的時候我想跟他爹走了算了,但是又想,幾個娃已經沒有爹了,不能再沒有媽,出去被人家欺負…這麽多年了,孩子也都能自食其力了,但是我心裏有個疙瘩,就一直想著那麽個大活人就沒了,我連一句道歉的話,關心的話都沒聽到過,對方的面也沒見過甚至叫什麽都不知道…我一個女人家熬過來真的不容易…這些話也從來不敢跟孩子講,苦不動累不動了夜裏捂著被子哭幾聲不敢讓孩子聽見,我要是不堅強孩子會跟我一樣害怕的…”

聽了李某的話被告張某聲淚俱下,“大姐,我們都挺不容易的,我也是一夜間家裏沒了頂梁柱,一個人拉扯兩個孩子,前幾年兒子也沒了,母女兩人相依爲命…他爹走的時候就給家裏留下兩間破瓦房,現在也沒翻修過,已經給認定爲危房了,我身體也不好,生活來源就靠政府救濟給的低保…這邊的事,我信任幫忙處理的親戚,也確實就沒再過問過,給您的家庭造成的傷害,我只能現在給您補一聲對不起了,對不起、對不起…”

法庭調解室的一幕讓在場者都被當事人的情緒感染,都爲這兩個獨身母親的遭遇動容

1995年,大理籍張姓駕駛員駕駛的車輛駛離公路,導致王姓乘車人及司機本人當場死亡。事故經交警認定,張姓駕駛員負事故全部責任。事故發生後張姓駕駛員家中親屬代爲出面,經交警部門主持雙方調解無果。二十四年間,兩家人再無交集。

頂梁柱轟然倒下,兩個家庭都沈浸在失去親人的巨大痛苦中,妻子中年喪偶,孩子少年喪父,忙于生計加之法律意識淡薄,他們沒有選擇用法律的武器來捍衛自己的權益。

車禍成了張家人閉口不提的噩夢,也成了王家人心中無法觸碰也無法消解的郁結,這麽多年也未收到來自張家人的任何關懷,多年尋找一直杳無音訊,曾有幾次到法院起訴,均以沒有明確的被告而不能被受理,直到今年3月,多方輾轉查實了被告方的身份信息,王家遺孀和三個子女一紙訴狀將張家遺孀及其女兒告上法庭,想以此做個了結。

根據法律規定,時隔二十四年才主張權利已經超過了訴訟時效,喪失了勝訟權。考慮到案件的特殊性,法庭充分聽取了雙方意見後,本著充分保障當事人合法權益的原則,征得雙方當事人同意,決定主持雙方進行調解。

承辦法官也在庭前詳細了解原被告雙方的家庭情況,被告張家長子也在其夫車禍後去世,女兒已成家,現今靠低保維持生活,實在無力承擔原告主張的26萬余元的賠償款,通過人道主義和事實現狀多方綜合考量,將法理、事實情理向雙方當事人擺明,講清其中的利益糾葛,原告家庭也表示能理解被告的處境,願意原諒她們。被告母女當庭將僅有的3000現金拿出,其親友也主動借予2000元,滿載歉意、誠意的5000元現金被交到王家遺孀手中,一個深鞠躬一句對不起,兩家人在法庭上情難自抑,歉意的淚水、委屈的淚水、釋懷的淚水、激動的淚水都在今天一齊交彙…

二十四年,心頭大石終于落地,多年牽絆得以斬斷,兩雙已布滿皺紋的手這一握,泯了恩怨解了心結得了寬慰,兩個家庭的糾葛終于塵埃落定。法庭的此次調解也達到了案結事了人和的效果,爲案件畫上了圓滿的句號。

考慮到被告實際情況,法院依被告申請同意爲其免除訴訟費。

在法庭中溫情的並非僅這一幕,基層法院民商事審判法官會接觸到很多此類難厘清的案件,法官引導法庭、駕馭法庭,不僅做法律權威的代言人也兼顧情理,做當事人的“知心人”,晰法理也知冷暖,最大化的維護雙方當事人的合法權益,不但使案件了結,更使雙方當事人勝敗皆服,也承擔起普法重任,爲雲縣社會經濟的平穩發展和社會和諧穩定提供優質的法律服務。

CopyRight(c)www.nujjjjj.vip All Right Reserved ICP备案编号:滇ICP备11002393号-1
版权所有:云南省亿发国际com中級人民法院 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和建立镜像。
联系电话:0883-2142614    地址 : 临翔区城东片区团结路民主法治园    
     技术支持:臨滄東騰科技有限公司
 
友情
鏈接